Go to...

应用商店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大家不要慌,把身体趴在上面。”任东厉声吩咐。

一听他这话,女生们更害怕了。

传说中的全军覆没。

没一人在地面上,现在全都跳进了沼泽地里。

顾潇潇暗骂一声操蛋,冷静的对距离她最近的张辉说:“站着别动。”

“为,为什么……”张辉惊恐的问。

众人的身体都在不停的往下陷,沼泽地的恐怖之处,就在于越挣扎,陷的就越深。

顾潇潇环视一圈,发现这所谓的沼泽地,是个规则的长方形沼泽地,周边泥土并没有像里面一样湿软。

也就是说,这是人为的沼泽地……

蒋少勋……艹大爷。

众人的身体还在往下陷,最开始掉进里面的张小乐和艾美丽三人,已经陷到了腰部。

NaNa秋分时节秀美迷人

她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此时已经吓得脸色发白,表情惊恐。

艾美丽更是哭着说要回家。

顾潇潇回头看了一眼众人的情况,发现只有她和任东距离岸边最近。

“大家别慌,先把衣服脱了,扔到岸上去,李峰张辉,们站好,别趴下,任东,我俩踩着李峰和张辉的肩膀先上去。”

任东面色沉重的点头。

在沼泽地里,只有趴着才陷的不会那么快,但是趴着她和任东会不好借力,而且就算借力,他们会立刻陷进去,毕竟趴着没那么高。

虽然站着会陷的更快,但是借力之后,顶多也就陷到胸口位置,不会淹没口鼻。

李峰倒是没有问题,但张辉明显不乐意,听了顾潇潇的话,早已经吓得面色发白的他不悦的反驳:“凭什么我给们垫,不是们给我垫。”

顾潇潇回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老子给垫上得去吗?想一起死就继续趴着。”

“潇潇,踩着我上去!”站在顾潇潇身后的陈美说了一句。

顾潇潇回头看了陈美一眼,估摸着俩人的位置,她点了下头:“好,大家先把衣服脱了扔到岸上去。”

众人听言,纷纷把外套脱了扔上去。

陈美伸出双手,顾潇潇两只手搭在她肩上,狠狠的把她往下按。

借着这股力道,终于把双腿从沼泽地里拔出来,往上一翻,一脚蹬在陈美肩上,借力向上一跃,终于跃出两米外的岸边,距离太远,她差点又跌下去,还好旁边有颗大树,她及时抱住树干。

任东以同样的方式跳了上来,然而与此同时,陈美和李峰身体迅速往下陷。

和顾潇潇估计的差不多,刚好陷到胸口位置。

沼泽里面的泥土湿软黏腻,没()过胸口时,明显呼吸不畅,陈美和李峰不得不张开嘴呼气,但两人还算比较冷静。

其他几人情况则不太好,她们或多或少都在挣扎。

顾潇潇看见艾美丽一边哭着一边想要往上爬,但是却陷的更快,皱眉吼了她一句:“艾美丽,再动不救了。”

时间紧急,还有八个人陷在沼泽里,顾潇潇一边吼她,一边快速把她们扔上来的衣服打结。

任东也在做着同样的工作,衣服连成两条绳子,她和任东赶紧抛下去,首先抛到最危险的陈美和李峰面前。

“拉好。”

陈美和李峰也不敢大意,赶紧拉住衣服,这边因为身体不停往下陷,张辉早已经吓得面色发白。

“给我,快给我!”他大声吼着。

“他妈给老子闭嘴。”顾潇潇不悦的斥了他一句,任东冷冷的看他一眼,不发一言。

顾潇潇拉着陈美,任东拉着李峰,拼命的把人拉出来。

要把人从沼泽地里拔出来,这相当于同时拉着三四个人的力量。

顾潇潇挣的手都红了,却死死的抓着不放。

好在李峰和陈美都比较会配合,终于把俩人拉出来,接着又把衣服抛下去拉下面的人。

有了陈美和李峰的帮助,后面比较顺利。

顾潇潇故意把张辉留在最后面,叫逼逼逼。

终于只剩下最后两个人,一个是张小乐,一个是张辉,俩张家人。

张辉看着任东和顾潇潇不停的把其他人拉过去,就是不拉他,吓得眼泪一下子飚出来。

他身体还在往下陷,此时已经快到胸口位置,慌张的求顾潇潇:“快,快拉我上去,我求求!”

“窝囊!”顾潇潇懒得理他,直接把绳子抛向张小乐:“乐乐,抓住。”

张小乐虽然害怕,但是她相信顾潇潇一定会救她,倒是没有张辉那么惊慌。

这边任东刚把张天天拉上去,正要拉张辉,结果张辉以为顾潇潇不打算救他,一下子抢过张小乐手中的衣服,口中不停的喊着:“救我,救我。”

他声音过分尖锐拔高,顾潇潇气的差点没跳过去一脚把他踩泥里去。

张小乐因为被张辉推了一下,身体往一旁倒,已经栽倒在泥水里,任东赶紧把衣服抛过去拉住张小乐。

顾潇潇恨不得张辉就死在里面算了,但到底没有松手,张小乐离岸边近些,任东先一步把她拉出来。

只有张辉一个人还在沼泽地里,但也在渐渐往岸边靠近。

然而,变故就在此时发生,似乎因为张辉尖锐的叫声,吵醒了沼泽地里的某样东西。

距离张辉两米左右的位置,泥土突然渐渐往上凸起。

任东一眼看见,大声叫道:“不好,快,动作快点。”

顾潇潇也看见了那突然凸起的泥土,沼泽地里的大家伙,还能有什么!

几乎一瞬间得到了答案,鳄鱼!

顾潇潇心中骇然,这明显人工沼泽的地方,怎么会有鳄鱼,难道也是蒋少勋搞的?

张辉看见那突然冒出的大眼睛,早已经吓得屁滚尿流:“快,快救我!”

他声嘶力竭的吼着,岸边众人看见沼泽地里突然冒出来的大家伙,早已经吓得双腿发软。

任东见此,赶紧跑过去和顾潇潇一起拉住衣服,李峰也赶紧跑过去帮忙。

其他几人已经被吓得没了力气,李伟甚至想要拔腿往后面跑,要不是担心后面还会有其他东西,他绝对已经跑了。

鳄鱼只冒出半个身子,它庞大的身躯正在往前挪动,渐渐靠近张辉。

张辉紧紧的抓着衣服,眼看就要到岸上,突然,衣服一下子断裂,他又一次狠狠的跌进沼泽里。

而此时,鳄鱼已经距离他不过一米远。

啊……

看见这一幕,彼此起伏的尖叫声响起,张辉更是惊恐的瞪大双眼。

他是倒着身体摔下去的,此时因为慌乱,不停的挣扎,然而在沼泽地里,越挣扎就越危险。

顾潇潇暗骂一声,恨不得把这家伙扔在里面就算,然而脑海里闪过的,是他们回来找她的那一幕。

虽然他可能是迫于肖雪她们死缠烂打才跟着回来,但终究也是回来找她们了。

因为他们所有人一起回来,拉回了她心中的魔鬼。

还有当时蒋少勋在后山救她的时候说的一句话,因为他们是战友。

因为他们身上穿着同样的衣服。

眼看鳄鱼已经靠近张辉,而张辉半张脸已经陷进泥里,顾潇潇脑海中闪过很多东西。

真到那一刻,她还真没法不管不顾,闭了闭眼,松开手中已经断裂的衣服链,她起身跳了下去。

“潇潇……”

岸边的众人惊呼,任东和李峰更是浑身一震。

顾潇潇会跳下去,自然不是为了寻死,是为了救人。

跳下去的瞬间,她不忘吩咐任东:“救他!”

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完,但任东却懂了她的意思,她对付那条鳄鱼。

来不及多想,他只能赶紧把另外一条衣服链抛过去,张辉刚好在翻腾,手一下就抓住了任东抛过来的衣服,任东将他狠狠的往上拉。

与此同时,鳄鱼张大嘴巴,朝着他脑袋一口咬下。

众人惊呼,张辉更是吓得嘴唇哆嗦。

然而就在这时,跳下去的顾潇潇直接落在鳄鱼背上,手中五根银针,飞快的扎进鳄鱼口腔,并且快速托住它下颚,狠狠的往上拉。

张辉的脑袋,在这万分惊险的一瞬,避开了鳄鱼张大的猎齿。

为了把鳄鱼的头拔起来,顾潇潇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她额头青筋根根冒出,胀鼓鼓的凸出来。

鳄鱼被顾潇潇扎到口腔,痛的就地翻滚,顾潇潇就在它背上,必然要被摔下去。

就在她要摔进沼泽地里的时候,突然一只手伸出来,拉住了她手腕,正好是受伤的手。

她吃痛的叫了一声,回头看去,正好对上张辉苍白的脸色。

他一手拉着任东抛下来的衣服,一手死死的抓着顾潇潇的手。

顾潇潇震惊的看着他,居然是这软蛋。

然而此刻,她却从他眼里看到了坚定。

来不及思考太多,身体被岸上的人迅速往上拉。

或许是因为顾潇潇惊人的举动,岸边原本已经被吓的没有力气的人,纷纷使出了全身最大的力气,一下子就将俩人拉到了岸边。

那鳄鱼还在沼泽里翻滚。

终于成功上岸,顾潇潇只觉得手腕痛的她想骂娘。

回头看张辉还死死的拉着她手臂,她不由憋出两字:“松手。”

发生这样的事情,众人始料未及,但这鳄鱼身体也太过于庞大,众人不敢久留,纷纷往反方向跑去。

“等一下。”顾潇潇叫住他们,跑回去在一颗大树底下找出三面旗帜。

她刚刚就发现这里有片白色的布冒出来,果然是她们要找的东西。

所以,这果然都是蒋少勋安排的吗?

顾潇潇咬牙,如果真的是他安排的,出去之后,她一定先揍他一顿再说。

拿到旗帜,顾潇潇不再管沼泽地里的鳄鱼,正要转身往前跑,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,这山林里还有其他组的学生。

想了想,她又走回来,此时鳄鱼已经停止翻滚,正瞪着大大的眼睛朝她爬过来。

顾潇潇闭眼:“对不起了,本想留一条性命,但……”

说着,她手中两根冒着寒光的银针直直的朝鳄鱼双眼飞射出去,鳄鱼双眼瞬间被袭,发出骇人的声音。

就在它长大嘴巴嚎叫的同时,五根锋利的银针接连朝它喉咙射去,闯入它喉咙。

鳄鱼全身皮厚,最致命的地方,就是口腔内和双眼。

鳄鱼拔高跃起的身体,就这样轰然倒地,坠入泥坑里面。

做完这些,顾潇潇才转身离开,只是刚转身就对上任东打量的眼神。

顾潇潇微愣,冷着脸道:“走吧!”

*

“蒋队,说咱那沼泽地,会有谁中标?”魏如昀好奇的问。

蒋少勋咧唇: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以为什么都知道呢?”

沼泽地是蒋少勋找人特意挖好伪造的,不过那坑也就一米五,军校女生身高最低要求一米六,没人会死在里面。

所以那里他都没派人守着。

然而他并不知道,里面所有的危险,都已经被人为刻意安排好。

手中的通讯器又一次发出响声,蒋少勋喂了一声。

里面有人通报,又一组宣布退出训练。

“又有人退出!”

魏如昀脸色有些不太好:“这届学生居然差到这种地步。”

蒋少勋面色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到现在为止,退出的组别,已经超过十五组了。

也就是还剩下六组。

顾潇潇她们这组,总共拿到了八面旗帜,也就是还差两面旗。

经过了刚刚那一招,所有人都有些惊魂未定。

尤其是张辉,从鳄鱼口中逃生,此时脸色白的吓人,走路眼睛都是无神的。

当军人是他的梦想,然而现在,他却只想回去。

刚刚要不是顾潇潇,他就葬身在鳄鱼口中了。

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没用,然而他上来之后,却没有人责怪他之前自私的举动。

走到一半,他突然开口:“我想退出。”

众人回头,李伟也跟着站到他那边,狼狈的脸上满是恐惧:“我也想退出。”

顾潇潇看着他们,又看了张天天几人一眼。

张天天和艾美丽也走了出来。

“我们也想退出。”

陈美没说话,肖雪和张小乐眼神犹豫,不时看向顾潇潇。

最终肖雪说了一句:“潇潇,要不也退出吧?咱们大家一起退出,大不了出去受罚,负重跑就负重跑,再累再辛苦,也总不至于丢了性命。”

“我也跟们一起退出。”陈美沉默半响,终究说出这样一句。

就只剩下顾潇潇和任东,还有李峰没有表态。

三人对视一眼,李峰眼里有理解,也有不赞同。

而任东眼里只有赤裸裸的愤怒。

顾潇潇目光淡淡,问了他们所有想退出的人一句:“要不们直接退学吧?”

众人一惊,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,纷纷抬头看向她。

顾潇潇没有愤怒,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怀。

“为,为什么?”肖雪忐忑的问了一句。

顾潇潇不知道她此时什么心情:“因为军人就得随时准备好为国家为人民奉献生命,如果连眼前这一关都过不了,又怎么谈以后?”

“我不知道们来军校的初衷是什么,可我知道,军人的职责是保卫国家安全,保卫人民安全,们见过哪个救人的军人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危?求生是本能,但如果一味贪生怕死,我觉得们应该退校,重新考虑自己未来的路。”

顾潇潇没有苛责她们,只是看着她们这一身绿军装,她不禁想到了她家老头和蒋少勋。

在生死一线的时候,蒋少勋身为军人,他能做到不怕死,只为保护战友,而她家老头,背上全是刀伤和枪伤,那都是执行任务时受的伤。

虽然她以前不愿意成为军人,但是她却极其佩服他们那些为人民为国家冲锋陷阵的英雄。

如果军人是眼前这几个遇到危险就想退出的人,那么,她觉得她们有些侮辱这个职业。

怕死求生是本能,但既然她们自己选择了,就应该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==

两天没见到战哥,们想他吗?

头像

About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