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 to...

f2d6vipapp安卓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每个人都领到了不少宝贝,非常适合他们修炼。

宝贝的等级,出乎他们的预料。

按照道理来说,宁飞扬凭借自己的智慧,斩获了那么多的宝贝,完全可以独自享受,但他并没有那么做。

拿出来分给大家,需要莫大的牺牲。

“宝贝拿到手了,有不知道怎么修炼的,可以跟我交流,解答时间半个小时。”宁飞扬开口说道。

葬仙林历练,宁飞扬观察他们的战斗,已经摸清楚了他们的套路。

他们修炼的功法,武技,宁飞扬差不多都知道了。

他们所学的这点东西,相比较宁飞扬所掌握的东西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部分老师,以及同学们,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还是和宁飞扬讨论了起来。

每个人都定下了明确的修炼体系。

宁飞扬忙完之后,开始调整自己的气息,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修炼之中。

秋与爱丽丝的唯美写真

他服用了几枚丹药,狂暴的药物,开始冲击身体。

宁飞扬精准地控制着气息流动,紧紧用了五分钟的时间,修为骤然提升。

玄仙一层!

宁飞扬很快稳固了下来。

大家感受到了气息的波动,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宁飞扬提升散发的,要是换做别人,也没有那个本事。

宁飞扬的进阶,极大地激励了他们,所有人都开始疯狂修炼起来。
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。

时不时有人晋升,有人还接连突破。

宁飞扬把实力稳固在了玄仙一层巅峰,赶紧差不多了,也就停止了修炼。

他扫视了一下,大家的修炼,都在掌控之中,也没有说什么。

由于大家的实力提升,对于阵法造成了不小的冲击,不少阵法损坏。

宁飞扬修补了起来。

他完善了阵法,独自一人走出了院子,来到了骑龙镇的大门前。

雕像之下,那具被镇压的灵魂,依然在挣扎,散发出强大的威势。

宁飞扬尝试释放魂力,顺着飘出来的路径,把魂力涌动进去。

“啊呜!”

宁飞扬的灵魂气息刚刚没入,一股强悍的魂力涌来,直接对着他的灵魂撕咬。

瞬间咬掉了一大块。

宁飞扬灵魂受创,赶紧抽了回来,盘腿坐下,服用丹药修复。

足足半个小时,才把魂力调整到巅峰状态。

“这里面的灵魂,实在是太强大了,我已经达到了玄仙一层巅峰,魂力更是达到了三层,居然没能奈何这东西。”宁飞扬不由咂舌。

他再次尝试起来。

灵魂之力,又一次遭到了吞噬。

修复。

再让其吞噬。

如此再三。

宁飞扬再次撤出魂力,能够感应得到,里面的那具灵魂,似乎带着满足的喜悦。

而且,对方灵魂吞噬的时候,满是不屑,根本没有把宁飞扬的灵魂当回事。

宁飞扬服用补魂丹,快速修复自己的魂力,然后开始布置阵法。

夺魂阵!

对方吞噬了他那么多的魂力,他怎么可能轻易罢休,必须要夺回来。

阵法很快形成了。

这个阵法的品阶不高,尤其是在强大的魂力面前,根本不值得一提。

对方很容易就会察觉。

一旦察觉,瞬间就能击碎,还会顺着阵法,蚕食宁飞扬大量的灵魂之力。

毫不夸张地说,使用夺魂阵,倘若失败,宁飞扬玄仙三层的魂力,被对方蚕食之后,恐怕只剩下玄仙一层魂力。

他也在冒险,在赌!

宁飞扬刚才连续喂给对方灵魂,就是要造成对方麻痹大意,抓住机会,将其重击。

再次输入灵魂。

宁飞扬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,密切关注着里面的变化,看到那具强大的灵魂,正在疯狂袭来。

咔嚓。

夺魂阵一下子被那具灵魂吞噬,后者浑然没有发现,混入他自己的灵魂之中。

宁飞扬悬着的心,稍稍落了下来,他赶紧把自己的灵魂抽了出来。

里面的灵魂,似乎察觉了不对劲,这就释放气息反击。

可惜晚了一步。

宁飞扬的灵魂之力,早已经出来了,那个硕大的灵魂力量,被雕像控制住了。

里面的那具灵魂,极为聪明,察觉到不对劲之后,赶紧检查自己吞噬的东西。

有阵法。

他准备疯狂攻击。

宁飞扬岂会给他机会,早已经发动了猛攻,把夺魂阵无限放大。

里面那具灵魂,无比震惊,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控制了,继续挣扎。

滋啦,滋啦,滋啦。

阵法开始破裂,慢慢地被吞噬。

宁飞扬丝毫不敢大意,继续修补阵法,他们展开了疯狂的较量。

阵法被破坏一点,宁飞扬就修补复原,而且在原来的位置上,加了好几个补丁。

比之前还要坚固。

随着较量的继续,夺魂阵发挥的作用更大,一分为二,由二变四,四分成八。

病毒式的裂变!

里面的灵魂强大,但被宁飞扬分割成了上万份,彼此之间的联系微弱。

夺魂阵犹如一个接着一个的牢笼,把那具灵魂死死地控制住了。

呼!

宁飞扬做到这里,已经筋疲力尽,身上的丹药宝贝,也都所剩无几。

他的消耗巨大,但能控制住这具强大的灵魂,还是值得的。

“想怎么样?”雕像里面的那具灵魂,控制不住,居然开始于宁飞扬沟通。

“说呢,我刚才费了那么大的力气,当然要吸收的灵魂了。”宁飞扬淡淡地说道。

“敢!”里面的灵魂,彻底发怒了。

宁飞扬看到对方猖狂,这就汲取一块魂力,找到了阵法的薄弱节点,开始蚕食。

钻心的痛疼袭来。

“不要。”里面那具灵魂,根本无力挣脱。

灵魂被撕裂的滋味,一点也不好受。

“说不要就不要?开玩笑。”宁飞扬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打算。

“别杀我,不如整体留着我,还有用。”那具灵魂再次开口。

宁飞扬停了下来,询问道:“是什么东西,灵魂之力,为何如此强大?”

“狂仙知道吧?”那具灵魂说道。

“说的是祁峰?”宁飞扬怎能不知道这个无耻之徒。

里面的灵魂说道:“我就是他以前的坐骑,因为犯了错,被他随手镇压,落在这里,进入雕像之内。”

有点意思?

“想让我放了?”宁飞扬反问道。

头像

About admin